发展规划处
站内搜索:
 首页  部门概况  办事指南  发展规划  学科建设  硕士点建设  学术委员会  高教资讯  章程建设  下载中心  学院首页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发展规划>>正文
大学章程人大来立法?
2013-05-14 00:00 桂林航天工业学院发展规划处  桂林航天工业学院发展规划处 审核人:
大学章程人大来立法?
有代表认为大学章程立法可调整高校与政府关系,遇不同声音

  高校现在成了教育部门的分支,大学办学自主权的问题没有落实。所以大学章程的制定应通过地方人大常委会的立法程序。
 陈万志 全国人大代表、原重庆市政协副主席

  大学章程一般都是高校自己制定自己确立,地方人大一般不会为某一所学校立法。
 周洪宇 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

大学章程

去年底,北京大学等26所部属高校推动建设大学章程。今年两会上,有代表建议,大学章程通过地方立法程序,成为地方法规。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直言,大学章程目前不是地方立法的任务,也不属地方人大立法的权限和范围。本报记者 郭少峰

1 大学章程能保证大学办学自主权?

制定大学章程能界定权责

全国人大代表、原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建议,大学章程的制定应通过地方人大常委会的立法程序,由人大立法推进。

陈万志说,目前情况下高校现在成了教育部门的分支,没有多少独立性可言,一些非常细节的技术操作层面的事情都得按行政部门的规定来办理,大学办学自主权的问题没有落实。

陈万志认为,制定出管用的大学章程,就需要全面厘清、解决谁来界定权力、责任,建立何种机制落实这种权责界定,谁来监督落实《大学章程》等一系列问题。

别对大学章程抱过高期望

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则认为,大学章程的法律效力有限,不能对大学章程本身抱有过高的期望,大学章程的制定要有法律支撑,并要寻求各种地方法规的支持,单靠大学章程解决所有的问题是不现实的。

周洪宇解释说,大学章程的制定有利于厘清学校与政府,学校与社会、学校内部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,“哪些是高校该做的、不该做的,章程里可以明确高校权利的边界和范围在哪里”。但他说,大学章程只能界定自己而不能界定人家。

2 大学章程通过立法程序,能调整政府与高校的关系?

立法后政府必须放权高校

陈万志认为,制定大学章程,包括调整政府与学校的关系,以及校内推进学术自治的问题。调整政府与高校关系,包括调整拨款制度、改革大学校长选拔机制、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,这些不解决,大学的财政独立性、大学的办学自主性等难以明晰。

陈万志表示,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已明确政府向学校放权,但只有大学章程通过立法,成为必须执行的法律文本,政府部门才会依法放权。

两者关系须更高层面法律界定

对于这一点,周洪宇有完全不同的观点。

周洪宇说,大学章程都是高校自己制定的,是学校的法规,不是地方性法规,只是对大学自身的事务发挥作用,而高校跟政府的关系须靠更高层面的法律来界定。

周洪宇进一步解释说,大学的法律地位性质以及与相关部门的关系不是大学决定的,是由包括宪法、教育基本法和教育专门法来确定的。

3 地方人大推动立法程序,可以监督落实大学章程?

成为地方法规后更易落实

陈万志认为,制定这样的大学章程仅靠大学自身的力量是不可能的,必须通过立法程序。这就是将已通过学校讨论、审议的章程,提交学校所在地同级人大常委会讨论、审议,这样通过、颁发的章程,就能成为法规。

陈万志说,虽然中国的相关法律规定了高校的自主权,但由于上位法比较原则,也比较虚,落实起来比较难,“各个地方根据自己的情况上升为地方法规之后,更具操作性,更加细致,地方人大就比较容易监督,对当地具有法规性和约束力。”

地方人大不会为一所学校立法

周洪宇直言,大学章程目前不是地方立法的任务,也不属地方人大立法的权限和范围,“至少现在不是。”

“地方立法有自己的立法权限,学校的法规也有学校法规的权限,对这一点要有清醒的认识。”周洪宇表示,大学章程一般都是高校自己制定自己确立,“地方人大一般不会为某一所学校立法,立法条文的名称不会直接是某一所学校的。”

而且在他看来,如果是地方性法规,也不能与上位法相抵触,不足以实现教改的突破,但可通过教育特区的方式授权一个地方高校先行先试。

  来源:新京报 记者褚朝新

关闭窗口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
桂林航天工业学院(发展规划处) 地址:桂林市金鸡路2号 电话:86-0773-5863280 传真:86-0773-5863286 
桂林航天工业学院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:桂ICP备05001199号